[标题]熊X涉嫌贩卖毒品罪一案辩护词[/标题] [时间]2015-02-28[/时间] [内容]
审判长:
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接受熊X家属的委托,指派我担任熊X涉嫌贩卖毒品罪一案的辩护人,辩护人经过查阅卷宗、会见犯罪嫌疑人,参加今天的庭审,首先提出被告人不构成贩卖毒品罪的辩护,望合议庭采纳。
一、 本案中,对被告人熊X贩卖毒品的犯罪行为,辩护人认为指控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
1、 关于涉案毒品数量
最高院《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》第六条规定,对物证、书证应当着重审查以下内容:物证、书证的手机程序、方式是否符合法律及有关规定;物证、书证在收集、保管及鉴定过程中是否受到破坏或改变。
本案中,从熊X住处搜查到的疑似冰毒白色晶体是17小袋。称重笔录和照片显示,侦查人员是将这17袋疑似冰毒白色晶体混合在一起后进行的称重,这一混合,就意味着已改变了17袋白色晶体的物理属性,换言之,在未作出鉴定确定17袋均为冰毒的情况下,将其混合称重并以此作为涉案毒品数量是不准确的。
因此,辩护人认为,起诉书指控的涉毒数量事实不清。
 
2、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被告人熊X有贩卖行为
“贩卖”一词,指商人买进货物再加价卖出以获取利润。可见,买进与卖出是手段,获取利润是目的。本案中,熊X有买进行为,因为他和陈晨都吸毒,甚至他还送给张智吸食。但是,他没有加价卖出行为,没有获取利润的目的。虽然,有张智、兰科、陈晨三位证人对他进行了贩卖毒品的指认,但是张智在4月20日的供述中又否认了熊X卖毒品给他这一事实,鉴于言词证据本身极易受各种主客观因素的影响出现虚假或失真,以及辩护人前面的质证意见和最高院在《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》第十一条、第十二条对证人证言的审查作出的明确规定,合议庭对上述证言不予采信。
   其次,如果确如张智所言,他从熊X那儿赊毒品去卖,并将所卖的毒品毒资几百不等的还给熊X的话,那么4月5日晚上,张智就应将卖给兰科毒品的毒资200元钱交给熊X。事实上,张智并未将此钱给熊X。
第三,被告人熊X在4月6日的供述中虽然承认其有贩卖行为,但考虑到4月5日19点多其吸食了毒品,整个晚上又未休息,一直到第二天早上8点多做的笔录,其精神状态、表达能力、意识状态是否处于正常都无法确定。并且此后,本人又否认了贩卖这一说法。今天在庭审中又再次否认有贩卖的行为。根据最高院《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》第二十二条,被告人庭前供述和辩解出现反复,庭审中不供认,且无其他证据与庭前供述印证的,不能采信庭前供述。
综上所述,辩护人认为,无论从涉案毒品数量还是贩卖毒品这一行为,都存在指控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。
 
二、 关于量刑的辩护
1、熊X的认罪态度
虽然熊X对贩卖毒品有异议,但其对非法持有毒品这一事实是认可的,对可能非法持有毒品罪这一罪名是认罪的,根据《重庆市高院量刑指导意见》对于当庭自愿认罪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10%以下。
2、熊X是其患有精神分裂症父亲的监护人。
熊X母亲已经过世,其父患有精神分裂症,并且是眼盲的残疾人,此外,家中还有70多岁患有高血压的奶奶,希望合议庭结合熊X特殊的家庭情况量刑时予以考虑。
3、熊X因学历不高、又无一技之长才误入歧途,但其年轻,肯乐于助人,给他悔过自新的机会,是完全能走上正常人的生活轨迹。

请求法庭根据本案事实,作出公正判决!
以上意见,望合议庭采纳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
 
[/内容] [标签]熊,涉嫌,贩卖,毒品,罪,一案,辩护,词,审判长,[/标签]

更多律师首席律师

首席律师 张智勇

重庆智豪(刑辩)律师事务所 主任

重庆律师协会刑事法律委员会 副主任

重庆律师协会参政议政委员会 委员

重庆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 代表

2010年度创业中国全国十佳律师

更多律师律师团队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
  • 毒品犯罪辩护词
  • >
  • 贩卖毒品
  • >

    熊X涉嫌贩卖毒品罪一案辩护词

    2015-02-28 来源:未知 标签: 浏览次数:

    审判长:
    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接受熊X家属的委托,指派我担任熊X涉嫌贩卖毒品罪一案的辩护人,辩护人经过查阅卷宗、会见犯罪嫌疑人,参加今天的庭审,首先提出被告人不构成贩卖毒品罪的辩护,望合议庭采纳。
    一、 本案中,对被告人熊X贩卖毒品的犯罪行为,辩护人认为指控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
    1、 关于涉案毒品数量
    最高院《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》第六条规定,对物证、书证应当着重审查以下内容:物证、书证的手机程序、方式是否符合法律及有关规定;物证、书证在收集、保管及鉴定过程中是否受到破坏或改变。
    本案中,从熊X住处搜查到的疑似冰毒白色晶体是17小袋。称重笔录和照片显示,侦查人员是将这17袋疑似冰毒白色晶体混合在一起后进行的称重,这一混合,就意味着已改变了17袋白色晶体的物理属性,换言之,在未作出鉴定确定17袋均为冰毒的情况下,将其混合称重并以此作为涉案毒品数量是不准确的。
    因此,辩护人认为,起诉书指控的涉毒数量事实不清。
     
    2、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被告人熊X有贩卖行为
    “贩卖”一词,指商人买进货物再加价卖出以获取利润。可见,买进与卖出是手段,获取利润是目的。本案中,熊X有买进行为,因为他和陈晨都吸毒,甚至他还送给张智吸食。但是,他没有加价卖出行为,没有获取利润的目的。虽然,有张智、兰科、陈晨三位证人对他进行了贩卖毒品的指认,但是张智在4月20日的供述中又否认了熊X卖毒品给他这一事实,鉴于言词证据本身极易受各种主客观因素的影响出现虚假或失真,以及辩护人前面的质证意见和最高院在《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》第十一条、第十二条对证人证言的审查作出的明确规定,合议庭对上述证言不予采信。
       其次,如果确如张智所言,他从熊X那儿赊毒品去卖,并将所卖的毒品毒资几百不等的还给熊X的话,那么4月5日晚上,张智就应将卖给兰科毒品的毒资200元钱交给熊X。事实上,张智并未将此钱给熊X。
    第三,被告人熊X在4月6日的供述中虽然承认其有贩卖行为,但考虑到4月5日19点多其吸食了毒品,整个晚上又未休息,一直到第二天早上8点多做的笔录,其精神状态、表达能力、意识状态是否处于正常都无法确定。并且此后,本人又否认了贩卖这一说法。今天在庭审中又再次否认有贩卖的行为。根据最高院《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》第二十二条,被告人庭前供述和辩解出现反复,庭审中不供认,且无其他证据与庭前供述印证的,不能采信庭前供述。
    综上所述,辩护人认为,无论从涉案毒品数量还是贩卖毒品这一行为,都存在指控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。
     
    二、 关于量刑的辩护
    1、熊X的认罪态度
    虽然熊X对贩卖毒品有异议,但其对非法持有毒品这一事实是认可的,对可能非法持有毒品罪这一罪名是认罪的,根据《重庆市高院量刑指导意见》对于当庭自愿认罪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10%以下。
    2、熊X是其患有精神分裂症父亲的监护人。
    熊X母亲已经过世,其父患有精神分裂症,并且是眼盲的残疾人,此外,家中还有70多岁患有高血压的奶奶,希望合议庭结合熊X特殊的家庭情况量刑时予以考虑。
    3、熊X因学历不高、又无一技之长才误入歧途,但其年轻,肯乐于助人,给他悔过自新的机会,是完全能走上正常人的生活轨迹。

    请求法庭根据本案事实,作出公正判决!
    以上意见,望合议庭采纳!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重庆智豪律师事务所
     

    智豪律师事务所网编整理点此咨询
    0

    本网相关案例: 李某涉嫌贩卖毒品罪一案一审辩护词